霜天部落 | 关注LAMP高性能、高并发架构的设计与研究

看看谁是“赵家人”

不知啥时候,“赵家”一词在网络兴起,我一向后知后觉,对所谓的“赵家”一词并无多少了解,也没有多少了解的兴趣,但既然“赵家”一词如此红火,咱也不妨凑个热闹,粗浅的谈谈对“赵家”的看法。

☆“赵家”由来

“赵家”一词据说源自《阿Q正传》。阿Q本想和未庄的赵老太爷套近乎,楞说自己是赵老太爷本家,结果被赵老太爷一个大嘴巴抽得差点找不着北,打了阿Q一大耳刮子还嫌不过瘾,赵老太爷还顺带给阿Q扔了句 “你也配姓赵?”自此,擅长精神胜利法的阿Q倒也乐得逍遥,再也不必为自己姓啥纠结了。

看看谁是“赵家人”

☆何谓“赵家”

其实,赵老太爷的形象并不陌生,可谓一个典型的封建乡绅,抑或地方权贵的真实写照,赵老太爷在未庄有身份、有地位、有钱有势,照此推断,“赵家”应该是指封建社会地方上掌乡土权柄的乡绅。出于阶级立场,赵老太爷一度对“革命”极度反感,但是,在后来自身利益需要的时候,也装模作样的“拥护革命”,与当代中国那些一提“阶级斗争”就肾上腺素激增,恨不得以头抢地耳,但也不介意高呼“与其被革命打倒,倒不如起来领导革命”的公知颇有几分相像。

☆“赵家”情结

赵老太爷是封建乡绅势力的一个代表,是封建社会的“精英”,其“人上人”的生活是旧中国几千年封建剥削势力作威作福的一个缩影。新中国成立后,推翻了三座大山,“乡绅”也作为一个历史名词被扫进了垃圾桶。但是近几年来,一些公知就“乡绅”问题大做文章,为乡绅辩护,甚至一些公知认为“乡绅”文化是中国优秀文化传统的重要组成部分,可见,一些公知的“赵老太爷”梦从未断绝。这表明了直到今天,在21世纪的中国,依然有一些人做着鱼肉乡里、欺男霸女的美梦,延续着“赵家”情结。

“赵家”情结的死灰复燃与公知的“精英”思维密不可分。一些公知以“精英”自居,对底层百姓颐指气使,直呼“穷人就该买不起房”,就差没说“穷人就该吃不起饭”了。这种对底层百姓的赤裸裸的阶级仇恨,证明了公知早就已经站到了民众的对立面。

☆谁是“赵家”

没有人会承认自己是“赵家”,就像没有人会承认自己是“利益集团”一样。著名学者司马南曾直言不讳的指出“潘任美就是利益集团”。放大一点来说,那些在改革开放以后,通过权钱交易、官商勾结迅速积累巨额财富的人就是“利益集团”,就是不折不扣的“赵家”。

“赵家人”的一个具体表现就是仇视人民政权。一些活跃于网络上的“赵家人”和“赵家人”的乏走狗动辄高呼“宪政”、“全盘私有化”,试图从根本上颠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体和国体。无论他们如何美化自己,都改变不了他们“赵家人”的本质。

于右任曾在《和老友们的心里话》中说出了封建社会“乡绅”的实质。他说“我们这些人,被人称为革命元老、革命元勋,很光耀嘛。其实啊,我们老是老,老而不死是为贼嘛。这不是自贬,这是说实话。我们不就是投机革命的贼么?起初跟着季直公(张謇)搞立宪,为了什么?根子上是为了各自家族在地方上的势力,是为了向清廷索要地方的治权;后来跟着先总理(孙中山)闹革命,不过是清廷不肯放权,我们就要推翻它,找一个肯放权上来;再后来,跟着中央倒军阀,又为什么?盖我等之乡土,皆在军阀之手。不倒军阀,则家族不能施为,族人不得掌乡土之权柄也。而后辅助总统(蒋介石)杀共党,这个简单,共党分我等之田,没我等之财,夺我等之地位,不反何待……如此种种,就是我等老贼之毕生所谓,却无一处可配得上元勋二字,不过满堂守财奴罢了。”

既然是“心里话”,我相信于右任先生是真诚的,他短短的三百字道出了“赵家”的实质。联想到今天一些公知急不可耐的“推墙”,为“乡绅”辩护张目,到底谁才有“赵家”情结?到底谁才做着“赵老太爷”的春秋美梦?答案不是一目了然吗?

☆“赵家”一词兴起的背后

经过前面的分析,我们已经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到底谁才是真正的“赵家”。按理说,公知应该是“赵家”最坚定的吹鼓手才对啊,为何公知会反复对“赵家”冷嘲热讽?很显然,这就是公知惯用的贼喊捉贼老套路。公知用“赵家”指代共产党,是典型的“为了打鬼,借助钟馗”的春秋手法。由于公知心里的一些话不敢说也说不出来,只好借助“赵家”一词来含沙射影、指桑骂槐,从而达到“曲线打鬼”的目的,但公知自己也知道他们的那点小算盘是见不得人,更是不可能得逞的,所以,很大程度上,公知鼓噪“赵家”,只是为了闹鬼。

☆共产党不是“赵家”

虽然公知急不可耐的想将“赵家”与共产党联系在一起,甚至一些人在网络上用小号装神弄鬼的将“赵”中的“乂”用党旗代替,但共产党却并非传说中的“赵家”。

虽然,我们从不讳言现在的中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共和国,所有共产党员来自人民,扎根人民,服务人民,是领导我们国家社会主义建设的核心力量。人民拥护党的领导是因为中国共产党和人民利益的一致性,“三个代表”重要思想的本质就是“立党为公,执政为民”,中国共产党没有私利,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共产党唯一的宗旨。

☆新中国不需要“赵家”

虽然一些公知极度想恢复“赵家”过去的“无上荣光”,遗憾的是,新中国不需要“赵家”,人民才是新中国的主人,在这个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度里,没有“赵家人”,更没有“赵老太爷”存在的位置。

鲁迅的《阿Q正传》并没有交代赵老太爷最终的结局,但在《霸王别姬》中的袁世卿袁四爷身上,我们却看到了赵老太爷的影子。袁四爷就是《霸王别姬》中的“赵老太爷”,用段小楼的话说“无论哪朝哪代,袁四爷永远都是爷”,可是出乎段小楼意料之外的是,到了新中国,在旧社会里横行无忌的袁四爷被镇压了。这样的结局,或许鲁迅并未想到会在赵老太爷身上发生,或许他想到了,不过没说。

诚然,就和地主一样,不是每一个地主都十恶不赦的,有些甚至是大善人,但用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原院长李学先的话说:“地主里有好人,与地主阶级是好的,有因果关系吗?没有。地主作为一个阶级,代表着旧土地所有制度,是一个禁锢资本流动,抗击大工业化进程的反动的集团,从整体上讲,是必须消灭的。个人的善恶属性,与其所属阶级的进步或落后,没有必然的关系。”因此作为一个阶级,地主必须被打倒,因为穷人要翻身,就必须对地主说不。乡绅也是如此,我们承认,在旧社会无数的乡绅中,也一定有好人的存在,但是乡绅作为一个整体来说,则是欺压百姓的,是反动的,是阻碍社会进步的,一些公知今天老调重弹,意欲借为“乡绅”正名好借尸还魂,无非是想延续“赵老太爷”的梦罢了,不值一哂。

☆如何解读当今的一些“赵家”现象

不可否认,改革开放以后,随着贫富差距的逐渐加大,一些“赵老太爷”复活了,一些所谓的“官二代”、“富二代”在“赵老太爷”们的庇佑之下无恶不作,但是,与旧社会一个根本的区别在于,今天的“赵老太爷”们在作恶时是心惊胆颤的,而不是像鲁迅笔下的赵老太爷那样,恶得理直气壮。这就是区别。

“赵家”现象的客观存在,严重损害了政府公信力,也严重阻碍了和谐党群关系的构建,因此,推进全面从严治党,加强反腐肃贪力度,刻不容缓。只要让所谓的“赵家”彻底退出历史舞台,公知的“借钟馗打鬼”的美梦就注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。

中国共产党不是“赵家”,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中国也不需要“赵家”,翻身做主人的中国老百姓更不欢迎“赵家”。即便今天的中国依然存在着各种形式的事实上的不平等,但却与所谓的“赵家”无关,只要不走老路,不走“邪路”,两极分化的难题终究会迎刃而解。相信随着新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不断发展,各种不平等必将逐渐消弭,那一天,也就是伟大的“中国梦”开花结果的一天。